瑶海

看了这么多遍镇魂,还是被年兽这个地方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

「巍澜小甜饼」如果赵云澜“真的”中招


  特调处这几天可能是疯了,楚恕之变得娇羞柔弱,郭长城见谁骂谁,祝红动不动害羞的捂脸,贪吃的大庆开始挑食,而我们还算正常的赵云澜赵处长本人就是个让人崩溃的生活二级残障。
  沈巍看着赵云澜家一片狼藉,心中叹气,距离上次他收拾完不过过了一天,这乱的速度仿佛进了贼,沈巍甚至闪过了要是赵云澜继续瞎着或许还比这个干净的念头。而赵·大爷·云澜此时正躺在沙发上,一双长腿吊儿郎当地搭在茶几上,难得嘴里叼着个棒棒糖还能吐字清晰,“哎呀,这种饭来张口的日子真的享受啊,我们晚上吃什么?”
  沈巍的眼神似乎在他的嘴上徘徊了一会儿,然后伸手不太自在的推了一下眼镜,“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做饭伺候我们的赵大爷。
  “赵云澜,开饭了。”沈巍喊了几声没人应答,他心里咯噔一声,快步走进卧室找人,床上被子里鼓起一块儿,沈巍勾起嘴角,笑的温柔,这个人真是睡觉都不安生睡。
  沈巍轻声走到床前,想摆正赵云澜的睡姿,他刚碰到被子的时候,突然被子的的人跳了起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腿紧紧环在他的腰上,“哥哥!有没有被我吓到!哈哈哈哈哈哈哈…”沈巍手僵硬在半空中片刻,才伸手想要将赵云澜从他身上扯下来,“别闹了……”
  赵云澜的腿紧夹着他的腰不放开,“我没有闹啊,哥哥,你真无聊,哼!”说完将头埋进沈巍的颈窝里一个劲地蹭,边蹭边伸出舌头舔舔。
  沈巍被他弄得耳朵通红,僵硬在原地不知所措,终于,赵云澜似乎是蹭够了,从他身上跳下来,他的颈窝已经被赵云澜的胡子蹭的发红,但是比不上他通红的耳垂,好像下一秒就能滴血。
  “哥哥,我是不是弄疼你啦?我给你呼呼就不疼了。”说完又想把头凑过来,沈巍终于回神,快速向后退去,离开赵云澜能碰到的范围。
  赵云澜歪头看他,眼神无辜,沈巍不敢直视他,“吃……吃饭吧。”
  “我要哥哥抱我过去!”赵云澜伸出手求抱。沈巍愣了一会儿,还是上前搂住赵云澜的腰想把他抱起来,谁知赵云澜一使劲将沈巍拉倒在床上,又翻身压了上去,“有意思么,黑袍哥哥~我给你呼呼~”
  赵云澜低头亲上沈巍的嘴。

「巍澜」「网剧延伸」人间不值得,但你值得1


  赵云澜看见掉在地上那把带血的刀,脑子一阵发蒙,快步走到沈巍面前,掰过他藏在身后的手,看见沈巍手腕上还没来得及愈合的伤口,心中不是滋味。
  其实沈巍对他的感情他都知道,只是不挑破,不想破坏两人之间的关系,赵云澜也不是说不喜欢沈巍,只是他总觉得有些事情自己没想明白,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堂堂黑袍使为什么特意来人间还帮助自己,他不想两人之间不清不楚,但他也不想逼迫沈巍说出真相,只是……沈巍对他的好超出了他的预期,他甚至愧疚,觉得自己不值得接受这样的感情……
  “没事……我伤惯了。”沈巍抽回自己的手,伤口慢慢愈合,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他低着头,不说话。
  “你抬头,”赵云澜心中起火,近乎野蛮的抓住沈巍的衣领,“我说你抬头看我!”
  沈巍慢慢抬起头,赵云澜看着他苍白的唇,“这就是你说的没事?好,好,好,沈巍!我不值得你这么……”
  “值得。”沈巍固执地盯着他的眼睛,眼眶通红,“值得。”
  赵云澜又气又心疼,他伸手想要摸沈巍的眼睛,伸到一半又收住,紧握拳头,扭过头不看他。
  两人沉默片刻,沈巍苦笑,敛去眼中的情愫,“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说完就要转身离去,赵云澜突然抓住他的手,一把把他拉进怀里,“别想逃。”
  赵云澜感受到怀中的人身体僵硬,慢慢将头埋进他的颈窝里,“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还不起……”沈巍被他呼出的热气弄得一激灵,耳朵渐渐染上红色“这条命是我还你的。”
  赵云澜眼中闪过一抹亮色,“你还我的……你究竟隐瞒了什么,你别想骗我。”他抬起头,眯着眼睛直视沈巍,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彼此的呼吸。沈巍想退后,赵云澜用力地拽住他的衣领,不让他离开。
  沈巍眼中的感情无处躲藏,他近乎狼狈的避开赵云澜的眼睛,“有些事我……”
  “又是你不能说?这句话我都不知道你说了多少次了!”赵云澜火冒三丈,“为什么不敢看我!我让你看着我!”
  沈巍抿起嘴角,不再言语。
  赵云澜看着他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松开他的衣领,往后退去,想要离开这个让他快要窒息的氛围,他不忍看沈巍通红的眼眶,也不忍再继续逼迫他。
  他终是叹了口气,继续陪他装疯卖傻。

未完待续🙈